【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希拉里民调碾压特朗普 会不会遭遇黑天鹅?

时间:2017-04-29 08:21来源:作者: 点击:
拼不了爹,更受欢迎,三次被列为最糟糕的十个总统的第一名,曾开过公司还当过棒球队总经理,手术后醒来看见妻子的第一句话,奥巴马的执政方针大体上也就是希拉里的方针,选民正在丧失
  

 

  文并图/陆飞

  最新民调:希拉里·黛安·罗德姆·克林顿,以46%的得票率领先唐纳德·特朗普6个百分点。——CNN10月19日

  你以为她赢定了?然而并没有。诸位还记得6月份英国脱欧公投么?投票前媒体每天得意洋洋地报道留欧派领先几个点,投出来48:52啪啪打脸,卡爷挂印辞官,英镑应声狂跌,欧盟补刀赶紧滚,然后全球媒体炸了:2016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先抄词语解释:“黑天鹅”原为金融界用语,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

  再说这回美国总统大选,虽然希拉里领先6个点,最高时领先十几个百分点,但英美同根同种,你敢担保英国人放了卫星,老美就不会也点个炮?当然,人家选总统,中国人就是个看热闹,所以今天就当八卦一把,小概率会不会成真。

  ·讲道理,这是不是公平的对决?

  要比资历、民望、政治积累,希拉里分分钟秒特朗普:出身富家、就读名校,作为律师参加过水门事件调查,纽约州第一位女联邦参议员、美国第三位女国务卿,最最最华丽的,她还有个当过八年总统的老公;若是当选,希拉里不但是美国第一位女总统,也大概是全世界为数不多的“双黄蛋”夫妻了吧!

  简直佳话,简直完美!

 

  再看特朗普,地产暴发户出身,几乎没有任何从政经历,拼不了爹,现任老婆只是个花瓶。浑身上下除了钱,就剩一张嘴……然而不到一年时间,这匹“黑马”就在共和党内部无人能挡了。

  反正,不管怎么不受待见,不管媒体怎么嘲弄,他大概是莱温斯基之后最让希拉里头疼的人了。哦,对了,首场电视辩论上他还把克林顿另一个公开承认的婚内出轨对象——珍妮弗·弗劳尔斯,请到了前排,打在希拉里的脸上。

  ·谁最能当美国总统

  如前面所说,希拉里的履历简直无敌,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她就读于耶鲁法学院,那是全美最好的法学院之一,出过福特总统、克林顿总统(他俩就在这擦出火花来着),毕业后当了律师。律师是美国特产,下面简单分析下,美国至今44任总统,在登基前都是干什么出身的:

 

  首先,美国人是世界上最尚武的民族之一。据不完全统计,建国240年,有200多年在打仗(主动和被动,以及南北战争),至今44位总统中,任期内完全没有战事的只有4人。

  其中,独立战争、南北战争和二战是最具代表性、最光荣的战争,那些军功卓著的将领们回来当总统也是众望所归。比如大名鼎鼎的艾森豪威尔,二战盟军欧洲最高指挥官、战后北约总司令,长年指挥着全人类史上最庞大也最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再如第18任总统格兰特,在南北战争后期被林肯拜为北军总司令,战功自不必说,不过这哥们除了打仗干不好别的,因贪污下台,做生意也亏得一踏湖涂;还有二战后40多年,老布什竞选时大肆宣扬自己是“二战英雄”,其实当时也就是个开轰炸机的毛头小子,还让已经被打残的日本人给击落了。

  当然美国人也好面子,打得丢人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就没有败军之将当上总统的。

  再简要扒一扒“政治家”出身的总统,其最有名的莫过于肯尼迪(其实他也当过兵)——生于名门望族,父亲是驻英大使,从小就周旋于英国王室与各国权贵之间,少年英俊,仪态万方,曾独自悠游欧洲,还领受过教皇给的“圣体”。在哥哥战死后,成为全家族重点培养对象,不到30岁就当选众议员,此后成为美国最年轻的总统。

  上任后肯尼迪对古巴和苏联采取极为强硬的态度,并大规模进军越南,但他最广为传颂的事迹之一却是派国民警卫队武装护送美国史上第一个黑人大学生走进校园——只可惜天妒英才,肯尼迪就职仅两年半便遭暗杀,此后包括凶手在内,30年间一共死了116个证人,背后的黑幕再也解不开了;另外,被肯尼迪从监狱里解救的马丁·路德·金,也在五年后遇刺。

 

  下面是重点——“律师总统”——人数比军人还多!而且声望成就远在军人之上!比如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就是律师,亮闪闪的《独立宣言》的起草人之一,他的儿子也当了美国总统,也是律师出身;还有林肯、罗斯福,都是大牛人;尼克松是第一个访问新中国的美国总统,不过这老兄不太检点,水门事件后灰溜溜下台,他的下任白捡中美建交大礼包;到冷战结束后,战事减少,军人威望降低,所以律师出身的克林顿、奥巴马都稳稳坐满八年。

  为什么美国“律师总统”那么多?有人说这显示人家是真正的法制国度;有人说律师口才好善于忽悠人民;也有人说战争时期人们需要开疆辟土的军神,复兴时期需要搞建设的工科精英,而和平时期需要优秀的法治人才。都有一点道理。

  最令人信服的解释,是这个民族的价值观,契约精神和普世精神是美利坚“大国崛起”的民族基础。正如耶鲁法学院前院长克罗曼(没错又是耶鲁法学院)所指出:法律人的政治家理想,不仅是民主法治…真正的政治家应当践履的根本价值追求是为公众服务的精神,这与律师实现社会正义的核心职业价值是相通的。

  克罗曼赞赏林肯和罗斯福这种“律师政治家”:具有献身精神的公民,他关注公共利益,并随时准备为之牺牲自己的利益,不像那些只为自己私利使用法律的人。

  不过克院长扭头不忘厚古薄今:“而如今丧失了这种理想的美国律师,已经基本迷失在商业社会的潮水中。”——其著作《迷失的律师》

  2008年希拉里曾与奥巴马竞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位,当时一位观察家这样写道:“两个律师之战,单凭一点就可以说明问题:希拉里是给富人代理的大律师,而奥巴马替穷人打官司,所以他才是美国律师政治家传统的再现,人民欢迎律师政治家。”

  一句话,尽管师出同门,但希拉里似乎被老师归在了“迷失的律师”这一类,因此奥巴马的“价值观”更受欢迎。当然奥巴马也不是不需要富人支持,所以扭头让希拉里当了国务卿。

  最后说特朗普。他的身份是商人,对,没有战功,没有政绩,没替谁打过官司,更没当大使的爹,只是个喜欢把自己名字印在商标上的暴发户。在美国历史上,真正经商出身的总统甚至不足三人:第29任沃伦·哈丁,三次被列为最糟糕的十个总统的第一名;第31任胡佛,在中国搞过矿山,上台就赶上经济危机(触发法西斯和希特勒隐藏剧情);还有就是小布什,曾开过公司还当过棒球队总经理,勉强算一个。但他们的身家,都远不能与特朗普相比(特朗普:我有百亿家产,百亿!)。

  所以,别看美国讲究商本位,真正让资本家来当总统,人民都不见得乐意。

  那么问题来了:身为可以说是史上第一位大大大资本家候选人,特朗普想干什么?能干什么?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说他大嘴,我看他心机Boy

  上文没有提到美国唯一一位“演员总统”,是的,罗纳德·里根(好吧他也当过兵),大帅哥,在好莱坞演了20年电影,2005年《最伟大的美国人》票选榜首。

  这里要单独扒一扒里根和特朗普。假设特朗普上台,请注意是假设,这俩有几分颇为相似:

  1、两人都是共和党,都不是律师也不是军人出身(里根在演员生涯期间应征入伍,完事回去接着演戏,严格讲不算“军人出身”);

  2、里根的前任是卡特,特朗普的前任是奥巴马,两人都是民主党,两人都得过诺贝尔和平奖,两人还是二战后唯二没有主动发动战事的美国总统(2011年利比亚战争可以看作美国被北约拖下水,象征性地派飞机参与空袭,奥巴马至今都后悔不已),奥巴马还推动从伊拉克撤军,结果被共和党斥为“国家耻辱”;见下图(共和党好战,民主党爱和平?):

 

  3、都有点儿内什么。卡特因营救被伊朗扣押人质行动的失败而失去民众支持(脑补《逃离德黑兰》),里根捡便宜上台,一改“后越战时代”的收缩战略,转而全面压制苏联,重启军备竞赛,多次入侵他国,还搞了酷炫的“星球大战”计划——不是拍电影,而是“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也是后来小布什“NMD”和“TMD”(国家导弹防御计划)的雏形,小布什也是共和党,看起来共和党人都有点儿内什么。

  而特朗普呢?不但想沿着墨西哥边境建2000公里高墙,干脆还要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几百万阿拉伯移民的选票就这么送给了希拉里;

  4、作秀。特朗普的嘴炮大家都见识过了,而里根可是演员啊!他当年的演说风格高明而极具说服力,被媒体誉为“伟大的沟通者”:

  “同胞们,很高兴告诉你们,我刚刚签署了法令,永久性消灭苏联,轰炸五分钟后开始。”——某次例行广播的开场白;

  “亲爱的,我忘记躲了。”——1981年遇刺,手术后醒来看见妻子的第一句话。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这也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他们。因为就在今天早上,他们准备出发并且向我们挥手道别,接着‘脱离了阴沉的大地束缚’而‘触摸了上帝的脸庞’。”——1986年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后,他在这演说中引用了诗人约翰·马吉的著名诗句;

  “我们要让苏联人产生‘美国想在导弹防御技术上一马当先’的错觉,然后他们会自己把经济拖入陷阱。”——解释关于“星球大战”计划的动机。

  哦对了,十几年后CIA的解密文件显示,“星球大战”是里根政府设计的一个骗局,其实根本没有钱,也没有技术来实施,至于效果如何?反正苏联经济垮掉后解体了。不愧是影帝……

  所谓作秀同道人,英雄惜英雄——36年前大家都觉得“你一个演员来凑什么热闹”的时候,刚发家的特朗普就特别看好里根竞选总统,如今更是自诩里根再世——请来曾为里根竞选团队工作的凯莉安娜·康维任竞选经理,平时言行也带有里根的痕迹;里根说美国是“山巅上的光辉城市”(shining city on a hill),特朗普就说要“再创美国辉煌(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总之虽无影帝的气定神闲和雅致风趣,倒也学了几分形似。而且,他俩还一样被媒体批评为“纳粹主义”。

  同时,特朗普更谙熟自我炒作和营销——为他量身定做的真人秀《飞黄腾达》——该节目“以赤裸裸的‘名利’散发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第一季就来了2000多个“想做特朗普”的屌丝,11个城市争办这个节目——这为他带来了国际媒体的普遍好评,也让他一举成为全美国的“网红”。

  而对于婚变与绯闻,一般政客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话题,他商人的身份却占老了便宜——老婆换了三茬,美女更是从来不缺,即使在事业滑坡期,他也专注与名模制造绯闻,让各路狗仔争相曝光——“正好提升我的知名度。”

  至于炮轰政敌、误伤友军、暗讽犹太人、嘲笑穆斯林、把ISIS炸出翔,甚至把克林顿的情妇带到电视辩论现场,特朗普更是随心所欲,火力全开,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浑身上下都是话题;相较于走传统精英路线的希拉里,两人简直就像牧师和流氓的对决。请见下图:

 

  这是7月份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搜索热度(数据来源:微软必应),可见贯穿希拉里的话题是邮件门、邮件门、邮件门!她更适应传统政治精英的方式,小心翼翼地谈论着、回避着,适时的反击也是那么优雅而无力。所以尽管仍然保持领先,但她的热度在大部分时候都都低于特朗普。

  比如,女性议题是希拉里的专精,可特朗普在说什么?在7月20日“美国史上最恐怖的一次演讲”中,他频繁的提及的词汇有“死亡与毁灭、贫穷、痛苦、绝望、恐怖主义、卖国贼、监狱、暴力、种族主义”,还有对全球化的极端仇恨——越有争议,就越有话题。特朗普显然更明白这个道理。

  换句话说,希拉里的很多精英理念,大多数美国人不太懂,也不太关心;而特朗普的漫天嘴炮,却放得那么过瘾。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键的关键在于,当政者总会遭到各种批评,而在野派却可以随心所欲地攻击。

  希拉里也是民主党,还当过奥巴马的国务卿,奥巴马的执政方针大体上也就是希拉里的方针,所以面对民众对现状的不满,希拉里显得比较无力。从本质上讲,民主是不可预测的,特别是当社会两极分化不断加深的情况下。见下图:

 

  数据来源:微软必应。图中支持希拉里的蓝色各州,大都是美国最发达的地区,包括加里福尼亚、纽约以及传统工业的五大湖区,而中西部支持特朗普的红色州,大多以农业、畜牧业为主。

  简单说,精英阶层支持希拉里,而包括在沙漠里刷我朝建行信用卡的德州男在内的美屌们,则希望特朗普帮他们重拾WASP荣光。

  所以虽然希拉里领先不少,不过“摇摆州”的表现很可能改变这一局面。尽管上层阶级和精英媒体一直在力挺出身、资历、经验都远超对手的希拉里,但鹿死谁手,真犹未可知。

  回想英国公投前,由精英层控制的媒体一直鼓吹“留欧派”领先,他们刻画的形象是这样:

  “留欧派”——年轻、受过高等教育、在伦敦或爱丁堡金融公司拥有稳定、高薪的工作,常有跨国业务,享受开放的欧盟带来的便利;

  “脱欧派”——因为欧盟免税政策而卖不出谷麦的农民、不能在家门口打渔的渔民、退休工人……总之又蠢又穷,哪儿都不去所以再开放也跟他没关系。

  讲道理,每一个后者都愿意成为前者,这两者简直没得比。可是偏偏票投出来精英们都傻了。有观察家这样写道: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次抗议性投票——是针对经济创痛、恐怖威胁和失去文化认同感的怒吼。

  卡梅伦等人曾尝试引用复杂的经济数据来表明退欧的危险性;但是选民置之不理,因为他们太愤怒了,听不进去——他们不信任精英。正如公投前有人警告:选民正在丧失对跳入未知后果的恐惧——说中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美国呢,本身是移民国家,种族宽容度比欧洲高得多;近年来经济复苏,但贫富分化更加严重,虽然ISIS和反恐问题依然存在,但更多民众关心的是教育、税费改革,社保医保。下图也许能说明一些问题:

 

  根据数据,特朗普与全国民意趋向相同的有三项:堕胎、医保和教育,希拉里与民意趋向相同的有五项:环境、税改、控枪、移民和社会安全。灰色小图是单项美国民意的波动值。

  可以说,美国选战简直是英国公投的翻版!特朗普在堕胎问题上得到传统新教徒(WASP)的支持,医保和教育则是普通美国人更关心的问题;

  相对而言,“环境问题”(在选民的关心榜单上几乎垫底)和“税制改革”更多是富人关心的问题(美国富人的缴税比例简直能上天),而控枪、移民和安全问题,更体现出希拉里的全球视角(到底当过国务卿嘛),她曾直言不讳地提到:“要再次介入这个世界”——她到底想怎么“介入世界”?

  跟中国又有多少关系?南海问题怎么办?会在下一篇《希拉里的美国梦》来扒一扒。

  最后扒个小故事:

  老实但缺心眼儿的佐治亚州农民希尔,在买了一份可观的生命保险以后,用一支0.22口径步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是,自杀是不能获得赔偿的。他的遗孀在保险公司拒绝赔偿、银行上门要账的压力下几乎崩溃。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然后媒体一炒,全国都知道了。

  特朗普主动找到了希尔太太,问能为孤儿寡母们做些什么。希尔太太说,现在银行要整死我们,我们就要失去祖辈经营了三代的农场了。特朗普马上打给银行,银行职员不耐烦地说,“欠账还钱,天经地义!你管不着”。一句话惹恼了特朗普:“孙贼!如果你继续骚扰他们,我就让律师团起诉你们银行谋杀希尔先生,让你们赔个底儿掉!”银行职员这才知道在跟谁说话,马上承诺绝对不再骚扰娘儿俩。在如今在特朗普选举的过程中,感恩戴德的希尔遗孤积极地为他拉选票。

  这事发生在1986年,类似的恩主特朗普还扮演过N次。再回想一下上面讲2008年希拉里输给奥巴马的原因,恰恰在于她太精英了,而奥巴马“帮助穷人”,所以大众们喜欢!虽然媒体一再警告特朗普上台会有多黑暗多恐怖,但穷人不怕,反正核战开打富人也得死,有些人还巴不得呢。

  所以,在一个社会和经济两级分化的世界,政治精英会失明到什么程度?普通民众又会“愚昧而固执”到什么程度?“黑天鹅”的可能性到了什么程度?

  英国报纸看热闹不怕事大:“有唯一比脱欧公投更令人震惊的是英国精英阶层竟然对此(公投结果)感到惊讶,而美国民主党阵营很可能会重复同样的错误。”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